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0.对不起
    此为防盗章  她踏上马车, 让沈立朝琳琅阁驶去, 沈明舒并未走正门, 而是从琳琅阁后的偏门进去, 沈立在她身后小声说道:“西市的张掌柜已经在里头等着了。”

    沈明舒点点头,待沈立上前开门后才踏进门,张掌柜连忙对她行礼, “小的见过大小姐。”

    “张叔不必多礼, 快请坐。”沈记在东市有琳琅阁, 而在西市暗地里亦占下了不少产业,而西市那边都由这位张掌柜管理着, 颇为可靠。

    沈明舒请他坐下后, 便询问了几句近况, 听的张掌柜笑容加深,连声谢谢她的挂念。

    沈明舒沉吟片刻说道:“过几天便是留夏会了, 不知道西市那边可否准备好了?”

    张掌柜恭敬的回道:“大都准备妥当了, 今年的留夏会仍是东市西市一同举办, 东市大都面向权贵之家,西市则包揽了城中大半百姓, 定会极其热闹,不少人都抢着定西市视野好的茶楼。”

    沈明舒微微一笑,说道:“可否请张掌柜为我预留一个雅间?”

    张掌柜连忙站起来躬身说道:“大小姐折煞小人了,这等小事您让下人吩咐便行, 小人定为您留给最好的位置。”

    沈明舒同张掌柜又说了会话, 才派人将他送回西市。

    “沈立, ”沈明舒放下手中的茶杯,对站一旁的沈立细细吩咐下来,沈立点点头便领命去了。

    岚引为她续了杯茶,低声说道:“大小姐对洛小姐实在是颇费心思,到时洛小姐定会十分高兴。”

    沈明舒笑笑,“如此便好。”

    而另一头的洛府,沈明舒走后,王氏心气一直顺不下来,午间草草吃了几口便让人撤了,靠在贵妃榻上闭目。

    洛溪筱今日同那些贵女出城踏风,方回府便有丫鬟过去通了消息,连忙收拾好服饰妆容,朝王氏的院子而去。

    “母亲,”洛溪筱坐在塌边,担心的瞧着王氏蹙起的眉头,“发生了何事?”

    王氏见女儿回来,让丫鬟在身后垫了个靠枕,坐起身来,挥退房中伺候的那些丫鬟,才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我实是未曾想到事到如今竟会突然冒出个沈明舒。”

    “沈明舒如何了?母亲没把她打发了 ?”洛溪筱不解的问道。

    王氏冷哼一声,“她手里有与那傻子的婚契,怎么还能那么容易打发得走?”

    “婚契?”洛溪筱亦是十分惊讶,“这事母亲可曾听父亲说过?”

    王氏摇摇头,“我昨晚已经同你父亲商量好了洛歆的婚事,没想到今日沈明舒竟拿出个婚契,言语坚决,甚至已经将婚契给官府那边看过,除非沈明舒将此作废,不然终究是个祸害。”

    洛溪筱心中微紧,说道:“这是何时立的婚契?”

    王氏咬牙切齿的说道:“据说是姓秋的贱人十几年前立的,我看那沈明舒也不似有背景的人,不知这贱人是如何下的主意。”

    洛溪筱问道:“那沈明舒同张府并无关系?”

    王氏拍拍她的手,说道:“查探的人说沈明舒进了张府又很快离开,回的地方是西市一处老宅子。”她眸中划过一抹厉色,“若不是那沈明舒去哪都有人跟着,便直接把她解决了。”

    洛溪筱想了想,说道:“或许不需如此。”

    王氏一听,心知女儿有了主意,问道:“你可有什么主意?”

    洛溪筱放柔着声音说道:“女儿只是想,这沈明舒刚来京城,前十多年也未曾出现过,显然也未将洛歆放在心上,且她同洛歆也只见了一回,了解并不深,如果她知晓洛歆的情况,是否会愿意娶她或许还是两说。”

    王氏眼前一亮,这也有道理,她眉目松缓开来,“还是筱儿心思聪慧,正巧赶上留夏会,想来会更加热闹。”

    洛溪筱垂眸一笑,娇声说道:“女儿为母亲解决了一个难题,可要讨点儿赏。”

    王氏宠溺一笑,“筱儿想要什么?”

    洛溪筱牵着她的笑着说道:“听说此次琳琅阁将在留夏会售出二十份独一无二的羊脂玉簪,女儿想要一份。”

    琳琅阁的首饰一向颇受京城女子喜爱,虽价格贵了些,但如此机会,王氏自然没拒绝的理由,笑着应下,“母亲定为你买来。”

    留夏会每逢夏末秋初举行,起初是佳人才子相聚踏风,作诗留住清爽夏日,后来东西两市借着这名头,将许多商品降价销售,一时颇受百姓权贵欢迎。

    且留夏会上也有许多有趣的玩耍把戏,吸引了众多才子佳人,成为一大省会,不少怀春男女都想着借这个机会,得遇良人,让留夏会更是热闹。

    每年这时,自有许多平日难以出门的丫鬟想出去留夏会瞧瞧,但管家也会加紧管束,只有出门办事的才能得以放行。

    以往翠云都能借着洛歆的名头带几个人出去,但此次她刚被罚了,也不敢将洛歆再直接扔在路边摊子里,只能拒绝了数个丫鬟的讨好。

    正在她心绪抑郁时,便听见浣香苑外头又有小丫头来寻她,翠云心中烦躁,但还是带着笑出去,却发现是王氏院子里伺候的红英,带着讨喜的笑把她拉到一处僻静角落。

    “翠云姐,这次能不能带着我去留夏会逛逛?”

    翠云面上带了些烦闷,摇头道:“此次我自己也不好出去,哪还能带你出去。”

    “可是有什么难处?说不定我能给你解决了。”红英并不气馁,接着询问。

    翠云被问着干脆直白的说道:“往年我都把二小姐留在路边摊子处等着,前几日二小姐等着的时候却跟别人走了,我可不想再被罚。”

    红英一笑,“嗨,这有什么可烦心的。”她瞧了瞧四周,小声说道:“我有个好哥哥,在西市昌泰茶楼跑堂,让他找个柴房把二小姐锁在里头不就好了?保管没事。”

    翠云闻言,眼前一亮,眼珠子转了转,片刻后点了点头,“行,我信你一回,可得保证靠谱。”

    “放心吧!”红英一笑,约好时间便匆匆回了王氏那边主院。

    翠云目送她离开,抑郁的心情一扫而空,看来她可以同红英拉拉关系,以后出去也能更方便。

    红英挤出个笑,说道:“夫人令我请小姐过去,现在肯定等急了。”

    岚引视线在她身上一扫,微微一笑,“劳烦红英姑娘了,我们这便过去。”

    红英跟在岚引与洛歆身后,一同朝红梅园而去,一路她细细打量着岚引与洛歆,她也知道洛歆之前的处境,如今全然似换了个人,从洛歆的模样就能瞧出岚引的本事。

    红英心中纠结,眼见红梅园就在眼前,靠近岚引,低声的说了一句,“小心。”便迅速退开,领着两人进了园子,朝阁楼而去。

    岚引心中一惊,顿时提起了满分的警惕,跟在洛歆身后踏上阁楼。

    洛歆被领着到了各位夫人那桌,不用提醒便低头给各位夫人行了个礼,软软糯糯的说道:“见过各位夫人。”

    而后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眸子瞧了瞧在桌的人,洛歆注意到王氏看着她的目光怪怪的,其他人她都不认识,一下有些无措。

    甄夫人远远就瞧着位锦衣女子上了楼,到了桌前,细细一瞧,见洛歆皮肤白皙细嫩,颊边还带着些婴儿肥,观她举止言行,与寻常姑娘也没什么区别,微微放下心来。

    想到洛歆以后也是一家人,甄夫人面色便柔和下来,温和的看着洛歆,看她有些无措,便招呼着她到面前来。

    洛歆寻声看过去,见是位面容慈善的妇人温和的看着她,想起之前岚引的提醒,心想这位应该就是姐姐的舅母了,便乖顺的垂首细步走过去,被甄夫人亲热的执住了手。

    甄夫人握着她的手,细细打量着洛歆,虽然身体还有些瘦弱,但看着也是个美人胚子,瞅着这眼神,也是个纯善的孩子,传言中也不知道有几分王氏出的力气。

    想到这,甄夫人心中微微冷笑,看着洛歆的神情更加亲热,退下手上的翡翠镯子,给洛歆带上,“我瞧着洛歆丫头颇为投缘,可惜今日只带了这么个镯子,便送给你当个见面礼吧。”

    洛歆一愣,虽然她瞧不出这镯子的价值,但也知道肯定十分贵重,但看着甄夫人慈和的面容,一下便想起了母亲,她垂眸看甄夫人给她亲手带上,微微红了眼眶,屈膝行礼,“谢谢夫人。”

    王氏看着这一幕,心中一惊,这位甄夫人从来摆着极高的姿态,怎么一见洛歆便将如此珍贵的镯子送给了洛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