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1.变天了啊
    提示:订阅比例不够50%以下为防盗重复章节补订阅或等三天可破  第二十章

    小安平被人架着, 直踢着腿。

    可她还是被人送走了, 后面跟着那两个嬷嬷一步不敢落下, 连忙追上。

    徐椀赶紧低头, 说有事要走,揖了一揖,要不是卫衡眼疾手快, 一把扯住了她的小辫子, 估计她这就跑了。她求救似地看着花桂, 心如捣鼓。

    卫衡拿着小鼓,轻轻敲在她的额头上, 咚的一声:“你跑什么?”

    花桂虽然不知道卫衡怎么要扯着阿蛮不放, 但是看这情形也连忙上前:“我们小姐急着有事, 冲撞了公子还望见谅。”

    徐椀一手捂着额头,抬了眼去看卫衡。

    虽然是十年之前的模样了, 如果见到, 她应该能认出一二来……吧。

    她不确定, 因为成亲以后,她过的是自己的自在日子, 其他的,多是敷衍。

    眸色微动,她定定看着卫衡的脸,试图能关联起什么, 然而, 这张俊脸英气十足, 好看是好看,但是没有那种熟悉的感觉。

    可这个时候,她什么都不能确定的话,没有感觉也得疑出个感觉。

    单不是说别人,安平喜欢缠着谁,谁就有可能。

    那个坏夫君,成亲第一个晚上圆房以后,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做的,那似乎成了他们之间熟悉彼此的一种方法,然后她知道他比她高很多,比自己力气大很多。

    偶尔早起,他还没有走,她就歪在床上看书。

    他会一把抢过,然后把书放在房梁之上,她就是踩着椅子也够不到。

    她喜欢躺在躺椅上晒阳阳,有时候赶上他回来,他就站在她面前,把阳光都遮住,她自觉地起来见礼以后,这人就会理所当然地霸占躺椅,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晚上她睡前还喜欢吃东西,他不在府里还好,一旦在房里,但凡她一吃吃喝喝看着杂书乐不可支,被他瞧见,他就喜欢欺负她,最后不管什么姿势都要把她弄哭才满意。

    不敢想,哪个喜欢欺负她,哪个也有可能。

    都忘了个七七八八的上辈子,才撞见安平,骨子里的厌恶和失望一下又涌现出来,最后一幕如何忘得掉,想起来眼里就有了许多水汽,徐椀盯着卫衡的右手,恨不得这就扒开他袖子看看手腕有没有小黑痣。

    卫衡比她高很多,低眸看见她眼如清泉,竟是已经蓄满了泪水,立即放开了她的辫子,弯下腰来:“疼了?你不是要哭吧?千万别哭,听见没有?”

    这么一看,他眉眼间,竟有点像。

    徐椀的泪珠一下落了下来:“卫衡,你叫卫衡?”

    这叫什么话,没头没脑的,卫衡看着她滚落下来的泪珠,竟是手足无措起来:“别哭呀,我是卫衡,怎么了?”

    说着,手里的小鼓就塞了她的手里,他还后退了两步,表示自己无害。

    徐椀握紧了那只小鼓,很想敲一敲他的头,但是她不敢。

    低着头,只说有事,快步走开。

    这一次,没有人拦着她了,唯独花桂追上她脚步,直问她怎么了,怎么说得清,徐椀再不停留,一口气走了赵家去,拿鼓敲门,咚咚的。

    很快,有人来开门,见是她连忙让进了。

    一问,赵澜之果然不在家,老太太让她过去,徐椀可谓是失望之极,可毕竟是祖母,赶紧就去了。

    巧的是,李小姐又来了。

    徐椀让花桂先回去,自己跟着小丫鬟到了后院去。

    其实赵老太太长得还是慈眉善目的,见了徐椀一把揽了过去。

    有一下没一下轻抚着她的发辫,和一边的李覃说着话:“瞧瞧我们阿蛮,越长越好看了,这孩子也没个正经人管,就是不行,家里没个当家主母的,她爹忙着差事怎么顾得上她呢!”

    有几天没有见过,李覃看着她,忙拿了一边干果逗着她:“阿蛮,到这来。”

    她也不是三岁的幼童,为了一点吃的就乐颠颠跑过去,徐椀转身埋首在老太太怀里,这副亲近的模样可是从未有过,老太太先是愣住,随后将她拥紧了。

    “哟,阿蛮知道害羞了~”

    “是呢!”

    李覃起身告退:“等这次补药吃过了,我再来送,看这时候不早了,一会他回来了瞧见我又该恼了,我还是先告辞了。”

    老太太急忙叫人去送。

    徐椀也转身看着李覃,这位李小姐对她摆摆手,当真温婉。

    送了她走,老太太脸上的笑容就淡了,取而代之的,便是叹气,叹息声一声接着一声,瞧着时间不早了,她让人摆饭,叫了徐椀一起吃。

    当然了,坐了一起,也不光是一起吃饭,可是好生叮嘱了一番。

    等赵澜之回来时候,天都快黑了。

    这还是家里人去找,得知徐椀来了才提前回的。

    老太太留她住了,可是她不想,都要回去了,小厮给赶了马车,本来以为这一天也见不着爹爹了,才一上车坐稳当了,车帘一掀,尚还年轻的男人立即钻了进来。

    赵澜之一身青蓝武将劲装,腰间挂着块腰牌,手里还提着随身长剑。

    一转身就坐了她的身边。

    还以为见不着了,到了亲爹面前,徐椀格外的矫情,眼泪就又要出来了。

    男人却是笑得晃眼:“怎么?不见爹爹一面就要回去了?”

    马车驶离,徐椀糯着声音,扁嘴:“你怎么才回来啊,我等了你小半天。”

    赵澜之放下长剑,提了腰牌在她眼前晃晃:“爹去了东宫,看见这个腰牌了吗?是爹的保命符,总得谋个好前路,好来接你。”

    徐椀低头细看,腰牌上确有东宫二字:“是小舅舅说的那个什么卫尉吗?”

    男人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是那个缺,但与你舅舅和那个人毫无干系,说了你也不懂,看爹在路上给你买了什么,看看还热乎呢!”

    说着,自怀里摸出一袋东西来,送了她的面前。

    果然还热乎,徐椀打开来,里面栗子的香气立即飘散开来。

    马车走得不快,赵澜之迫不及待地剥了一个送了她唇边:“吃吧,你爹我一天了,还没吃上半点东西呢!”

    她心疼他,赶紧推了:“我自己剥,爹你也吃。”

    也真是饿了,赵澜之剥得飞快,父女两个就一起吃起了栗子。

    一边剥栗子一边还说着话,徐椀想起老太太的话,把自己剥好的栗子都放了他的手心上:“家里没有个主事的主母好像真的不行,爹,我看李小姐真的很不错,你别管我,成亲吧。”

    赵澜之好笑地看着她:“真心话?”

    徐椀也不回答,只说:“就算你们成亲了,我也不会怎么样,说不定她也能疼我呢!”

    赵澜之一指头点在她鼻尖上面,四目相对时,他笑意浅浅:“告诉爹,你真是这么想的?”

    徐椀立即摇头,红了眼睛:“不是,祖母让我劝劝你,我怕你要是成亲了,很快和后娘生了孩子就会把我忘掉,到时候我会不会连个爹都没有了,其实很担心。”

    话音才落,男人已把她拥入怀中。

    二人中间还挤着那袋栗子,香气飘散,她落泪:“爹,你会不会也不见了,然后我长大就把你忘了?”

    赵澜之拥她更紧:“不会,一定不会,没有什么后娘,爹保证。”

    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他慢慢放开了她,女儿的小脸上还挂着泪珠,他伸手给她擦去,喂了她一个栗子:“你不是想知道你娘的事情吗?以后我想起什么就给你讲一点,今天跟着禁卫军走进东宫时候,我忽然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你娘的模样。”

    徐椀靠了他身上,他一手轻抚着腰间腰牌:“那时爹也才是个半大小子,你娘她呀,脾气可真是不太好。”想了下,赵澜之笑得轻狂,“阿蛮,你知道吗?你应该感谢你爹我长得好看,否则就不会有你了。”

    徐椀不明白:“为什么呢?”

    赵澜之把剥好的栗子装入纸袋卷好了,依旧放入怀中暖着:“她就喜欢长得好看的人,千挑万选选了我。”

    原来是这样的吗?

    徐椀破涕为笑:“那你们为什么没有成亲?”

    他拢了拢衣领,捂好了栗子:“在我心里,是拜了堂的,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了你,不承认也不行。”

    马车行得快了些,她再问,他就给她讲了些她娘的喜好,脾气什么的,岔开了去。

    他说她娘也喜欢吃栗子,但是懒得剥。

    再问,他说下次再讲,不多说了。

    眼看着就快到家门口了,徐椀赶紧把花根拿出来给了他,说让他好生养着,又问他,京里的异姓郡王都有哪些,赵澜之想了下,只说如今只从前的摄政王卫央,留下遗腹子已经不在了。

    卫衡养在深宫,骄纵得很。

    徐椀仔细回想,那人应当是常年在外征战,后有的军功御赐郡王府的,也不排除卫衡长大以后怎样,但也很可能从这个时候就开始随军了。

    也就是说现在十三四岁的人,有没有谁从年少就开始上战场的。

    赵澜之摆弄着花根,随口应了她:“十三岁就开始上战场的?你小舅舅啊,你问他吗?”

    徐椀呆住,再问近年,更是无人。

    马车停下来了,到了徐家的后门处。

    花桂提着灯,徐凤白迎上前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