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75.黄公子
    是不是那里不对, 嗯, 那就对了啊。jj独发, 么么哒~

    听到耳边小小的呼吸声, 原本闭上眼睛的纪灵转过头来,看着睡得十分香甜的唐小包,眼中不带一丝感情, 很快又转回头去, 闭上了眼睛。

    兴许是这段时间太累了, 等到唐小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而纪灵还躺在自己身边, 貌似还没有醒的样子。为了不吵醒他, 唐小包小心翼翼地转头观察着自己这位新夫君。

    唐小包猜想, 或许是因为身体不好,所以这位需要比常人更多的睡眠时间。只是就算白天看起来, 这位纪少爷的样子也是十分吓人。正在思索这位少爷到底应该是什么病的时候, 只见原本闭着眼睛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吓了唐小包一跳。

    听到耳边传来的呼声,纪灵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成婚了, 只是这位新夫郎看起来太胆小了一点。这样想着,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过头去,淡淡的对着唐小包说道:“扶我坐起来, 叫外面的下人进来服侍我穿衣。”

    看着纪灵盯着自己的样子, 唐小包有种被毒蛇盯着的感觉, 僵硬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听到他的吩咐之后,手脚僵硬的将人弄了起来,随后朝着外面喊了一声,很快便有几人快速的进来了。看那架势,恐怕是早就在外面等着的。

    进来的都是丫鬟,轻手轻脚的给唐小包穿上衣服,看料子便知道是好东西。刚开始唐小包还有些害羞,长怎么大,除了自己小时候生活不能自理,需要父母帮自己穿衣服之外,就再也没有需要别人帮自己穿过衣服了。

    相比起唐小包的不自在,纪灵就显得十分的自然,先是喝了一碗像是中药一样的东西,接着便在下人的精心伺候之下穿起了衣服,只是原本看起来十分合身的衣服,在纪灵的身上依旧显得十分的宽大。

    等到下人帮他们穿好衣服之后,便扶着人坐到了座位上,很快就有人端着早餐摆了上来。唐小包注意到,两人的早餐不一样,纪灵的粥里似乎还有一股浓浓的药材味道。

    见纪灵动作缓慢,却十分自然的喝着粥,唐小包终于拿起自己面前的碗开始吃了起来。下去的第一口,便觉得十分的好吃,很快就忍不住接着喝了好几口,配着可口的小菜,很快就将自己碗里的早餐吃的一干二净。

    等到唐小包吃饱喝足之后,转头去看纪灵,他碗里的粥才喝了一小半,其他的东西一样都没有碰,看样子像是喝不下了的样子。这样想着,唐小包突然有些同情他起来,不能好好吃饭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等到吃完饭之后,纪灵便带着自己的助手走了,只留下唐小包和几个照顾他的丫鬟。看着这些不苟言笑的丫鬟,唐小包便觉得一阵无趣,为什么他以前看到的那些电视里的丫鬟就没有怎么古板呢?

    看着外面不错的天色,想着自己来这里什么都没有见过,于是大着胆子走了出去。发现没有人拦着自己,反而只是远远地跟着自己,于是也就放开了。专心的看了起来,看着外面的装饰,才发现这里不止是房间,就连外面都装修的如此精致。

    想到自己听到的传闻,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叫自己去请安,便知道传闻这个纪公子因为身体羸弱不被喜爱,才被弄到了这种地方来修养的消息恐怕不是假的。但是即使是这样,生活质量也没有下降,想必还是有一番本事的。

    坐在院子里,想到昨天在洗漱室里见到的那些东西,内心便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昨天是因为太害怕了,今天是因为太早了,所以没有来得及仔细的观察,也没有来得及开口询问。

    可是他真的好想知道,到底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正独自纠结着,余光一扫,便看到了自己身边今天早上领了命令说是要一直跟着自己的丫鬟。盯着他看了半响,想到今天早上纪灵说叫他们都听自己的话,便忍不住开口了,“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我。”

    察觉到唐小包的视线,彩月便在心里暗暗地讽刺着,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连目光都不懂得遮掩一下。若不是因为公子身体不好,用的着到这种地方来,还娶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人。只是想到今天纪灵说的话,眼中不敢露出任何的不满,语气十分恭敬的回答道:“夫人有什么事,还请吩咐奴婢便是。”

    听到彩月如此恭敬的语气,唐小包有些不习惯,用手抓了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就是那个洗漱间的那些东西,是大户人家都会用的?”

    听到这个,彩月在心中嗤笑了一声,接着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东西不是寻常人家能够用到的,不说造价,单说这其中需要用的水每天都烧,便需要一两银子的花销,这些若是放到了普通的农户,怕是一年的用费了。若非十分富贵的人家,怕是承受不起的。”

    听到彩月的形容,唐小包隐隐的吸了一口气。难怪他那个便宜继母在听说自己的八字十分合适之后,连忙把自己弄了过来,感情应该是除了要将自己弄出来之外,还有能得到一笔不错的聘礼的原因。

    “那,府里那么有钱吗?”不是说纪灵是被赶出来的吗?那里来的那么多钱。

    听到唐小包的问话,彩月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很快就收敛了下去。“夫人,这种事便不是我能知道的了,你若感兴趣,可以去问问公子,他会告诉你的。”

    听到彩月如此说,唐小包想到了纪灵那双冷冷的眼睛,还有两人相处的方式。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算了,他还是很怕那个男人的,虽然说是一阵风吹来都可以倒下的样子,但是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好人的样子。

    百无聊赖的趴在栏杆上,现在的唐小包显得十分的困惑。来这里之前,他的目标便是守好父母留下的小餐馆,以后找一个不嫌弃自己的爱人,两人生一个小孩,和和美美的过一生就好。只是现在,来到了这里,莫名奇妙的嫁了人,以后怎么样,他还真的不敢想象。要是以后这个纪灵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要怎么办?

    看着一瞬间泄气的唐小包,彩月站在那里,只以为他是被自己的话打击到了。直到临近中午,才恭敬的请唐小包回去吃午饭。

    另一边,处理了一点事务,便有些疲倦的纪灵正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旁边站着的男人看了一下时辰,声音十分低的问道:“公子,马上就中午了,你准备回去吃饭吗?”

    似乎是没有听到男子的话,纪灵一直沉默着,就在男人忍不住再询问一次的时候,突然听到纪灵开口了,“不必回去了,就在这里吃。”

    “是。”应了一声,很快就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呈上来了。照例还是先喝了一碗药,接着费力的吃了几口饭,很快就吃不下了。

    看着还剩的菜,周围的人都习以为常的收拾了下去,男人将纪灵扶到小榻上休息。

    “家里有传来什么消息吗?”纪灵淡淡的开着口,若不是房间里太过安静,怕是要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了。

    男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事情老老实实的说了出来,“他们对你擅自娶亲十分的不满,恐怕过些时候会派人下来。”

    “左右我不过是个弃子,值得他们怎么费心吗?”纪灵说着,周围一片沉默,似乎也没有指望谁给自己一个答案。

    似乎是休息够了,接着便回到了座位上,想着把剩下的事务做完。见到自己笔下这份和唐府合作的申请,突然间想到了昨晚上见到的那个哭得惨兮兮的人,面无表情的写了拒绝。想到自己打听到的那些消息,忍不住低声讽刺道:“做人还是不要太过贪婪的好。”

    “夫人在做什么?”又工作了一会儿,像是撑不下去一般的拿起旁边的药丸吃了下去,接着便像是想起什么一般的突然问道。

    男人似乎早有准备,快速的回答道:“夫人今天在小花园待了一天,似乎很喜欢那里。还有就是,向彩月问了洗漱间的事以及府里的收入。”

    听到他的回答,纪灵慢慢地说道:“看起来像个傻的,谁知道不傻。”

    唐小包已经习惯了吃饭的时候只有他们两人,因此掌柜的一走,唐小包便给纪灵乘了一碗汤,随后自己便夹起了上次记着要吃的那个东西吃了起来,果不其然一口咬下去香甜无比,色香味俱全。见这个做出来的水准不错,比得上前世去吃的星级酒店的招牌菜了,于是十分高兴的夹了一个给纪灵尝尝,“你快试试,上次给那个师傅说了一次,这次做出来的果然好吃多了。”

    看着唐小包吃的满嘴是油,再看看自己碗里的菜,纪灵动作十分自然的夹了起来,尝了一口,随后赞同道:“的确好吃,这多亏了你的提议。”

    听到纪灵的夸奖,唐小包摸了摸头十分的不好意思,他也就是说了两句,都是厨师自己的本事。

    见到红着脸吃着饭吃的特香的唐小包,纪灵便觉得一阵的舒坦,看着吃的香又乖巧的人,果然是让人食欲大开。

    等吃完之后,唐小包坐在那里缓了缓心情,想着最近回家是不是也做做这道菜,今天纪灵吃的也算多,应该也是喜欢这道菜的。就在唐小包天马行空的想象着应该怎么换一下里面的配菜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脸被什么碰了一下,随后自己的眼前便出现了一只十分好看的手指,上面还沾着些许酱汁,脑袋里还回味着酱汁的美味,唐小包动作十分自然的凑了上去舔了一口,等到舔干净之后,脑袋里面才轰的一声,转头看向手指的主人,脸色红的不成样子。脑袋里只回荡着一个问题,刚才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

    见到唐小包的反应,纪灵反而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只是拿起了自己的手帕将自己的指头擦了擦,随后不经意的问道:“酱汁很好吃?”

    大脑已经一片空白的唐小包此时已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只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脑袋还是条件反射性的点了点头。

    “若是喜欢,下次来还是吃这道。”将手擦干净之后,纪灵便叫下人去请掌柜的回来,两人要商谈正事。

    见到在说正事的两人,坐在旁边无所事事的唐小包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纪灵的眼神有些纠结,目光有意无意的看着他修长白皙的手,犹豫着要不要叫下人端盆水来给他洗,毕竟他是知道纪灵是个有着严重洁癖的人。刚刚帮自己应该是好心帮自己擦嘴,但是自己反而舔了上去沾了他一手的口水。

    余光打量着唐小包白里透红显得十分纠结的小眼神,纪灵的嘴角翘起了一个不为人所察觉的弧度。

    看着今天格外好说话的少爷,掌柜的也十分的意外,只是好奇了一下,便将这份心思压了下去,现在最重要的便是赚钱。

    在回去的马车上,看着与平时无异的纪灵,一直都十分忐忑的唐小包心思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但是还是在不断地告诫自己,下次坚决不能再做这样的蠢事了,凡是要做什么之前都得动动脑子。

    坐在对面的纪灵看着一路上不断变化着脸色的唐小包,十分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人还真可爱,什么都藏在脸上,一看就透。

    听着马车之外的叫卖声,纪灵看着唐小包,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一样开了口,“过几天这里举办灯会,会有庆典,你想出来看看吗?”

    纪灵的话将不断反省的唐小包从自己的思维里面拉了出来,想到自己前世在电视剧里面看到的热闹景象,还是有些期待的,但是想到了什么,看着纪灵问道:“你可以出来吗?”虽然纪灵的身体不断在好转,但是因为底子弱,所以平时还是需要多注意一些,比如不能太过操劳了。

    见到唐小包明显十分意动,但是先顾及自己的样子,纪灵表示十分的满意。“不碍事。”

    听罢,唐小包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要去。来这里那么久了,每天都过的那么平淡,就连上次抓贼都没有见到,这次的庆典说什么都想要去看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