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5.第五十五天
    此为防盗章节, 晋江原创网首发, 请小可爱们支持正版~么么啾~

    对此, 贝利尔忍不住悄悄撇了撇嘴。好歹他之前也是货真价实的神祇, 虽然现在被上帝搅合得体内力量失衡,但也不至于废柴到连朵小小的云床都驾驭不了。

    不过他也知道路西菲尔和加百列都是出于好意,虽然对这样直白的关心他还不太适应, 却也不会不领这个情。

    穿越重重星宿与云海, 一个湿润的充满水泽的世界, 很快出现在众天使长眼中。

    无数大大小小颜色各异的湖泊,如同散落在雪色天鹅绒上的宝石, 闪闪发光, 星罗棋布。

    这里是天堂的第二层, 水星天。

    天使长们最终降临在这一天最大的蓝宝石湖畔。

    诞生于水星天的天使们早已聚集在此,虔诚地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如贝利尔所料, 在水星天上, 同样诞生了大量双翼的权天使, 分属阿斯蒙蒂斯管理的能天使也诞生于这一天。

    “上帝说,让我和加百列、阿斯蒙蒂斯带领麾下天使一同守卫第一二重天, 那也就是说,天使、大天使、权天使、能天使都得驻扎在这两重天。”掰着手指细数这四级天使的名字,贝利尔忽然转头问路西菲尔和别西卜:“所以我们这两重天的天使,究竟该怎么分配住的地方?”

    说起这个, 贝利尔顿时觉得上帝有点坑。

    天堂明明那么大, 整整九层, 除去上帝所在的水晶天,还有八层。

    天使也恰好有九个阶级,如果一级天使住一层,除去他们七个炽天使,刚好够用。

    至于他们七个天使长,既然要负责管理各级天使,自然要与麾下的天使们同住,这样也不会造成资源浪费。

    如此完美的方案上帝不选,偏偏让下三级的天使和能天使整整四级天使共同驻守一二重天,贝利尔简直可以预见到未来这两重天被漫天羽毛淹没的模样。

    “这确实是个问题。”叫来两个能天使让他们去统计数量,阿斯蒙蒂斯摸了摸下巴。

    路西菲尔和别西卜见状,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相同的神色。

    别西卜便对加百列、贝利尔还有阿斯蒙蒂斯说道:“这两重天归你们管理,所以具体怎样分配天使群驻扎的地方,你们可以商量着来。”

    于是贝利尔、加百列还有阿斯蒙蒂斯便围成一个圈圈,开始划分各自的地盘。

    加百列:“我手里有两级天使群,人数太多,第一天就归我吧。”

    贝利尔看了看阿斯蒙蒂斯,“那我们一起在第二天?”

    “我没问题,”阿斯蒙蒂斯干脆地点头,“权天使和能天使的数量,确实比加百列那里少很多。”

    所以就算这两级天使一起驻扎在第二天,应该也没有第一天挤。

    贝利尔捶了下掌心,“成交!”

    地盘分完了,三位天使长立刻把结果报给了别西卜,毕竟所有天使的工作都归他管,别西卜基本等同于是天使长中的后勤大队长,天国的宰相。

    别西卜便用光明之力在空气中划出几行字,用以记录这两重天的领地分配。

    不过既然水星天有两位天使长驻扎,地盘总还是要再细分一下的。

    “贝利尔,你想让权天使住在哪里?”阿斯蒙蒂斯率先让出挑选地盘的主动权。

    贝利尔想了想,天堂越往上就越靠近水晶天,属于上帝的光明神威压也就越重,会让他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都不太舒服。

    而且阿斯蒙蒂斯麾下的能天使与他麾下的权天使虽然都是拥有两对羽翼的天使,阶层却完全不同——能天使是中三级,权天使是下三级。

    所以于公于私,他的权天使都应该住在更往下的地方。

    “我要南边,北边给你。”他捶着掌心软软说道。

    虽然本来就应该这样,但贝利尔能主动提出这种方案,阿斯蒙蒂斯还是有点开心,便十分痛快地应了下来。

    分完第二天的地盘,贝利尔又叫来这一天的权天使,令他们去往月星天,把那里的权天使带来这里一起统计人数。

    而后,与其他天使长一起飞往天堂的第三重天——金星天。

    与月星天、水星天完全不同,金星天是一个由无数浮岛所构成的广袤世界。

    在金星天的正中央,一座远比其他浮岛要庞大许多的岛屿,正缓缓旋转在云海间。

    诞生于金星天的力天使们,正安静地在此等待天使长们降临。

    金星天是力天使长阿撒兹勒的领地,与下面两重天相比,这里的力天使数量要少上许多。

    “等级越高的天使,数量应该越少。”一直用心观察诸天情况的别西卜见状,一边继续用光明之力在空气中记录资料,一边若有所思地说道。

    或许是因为刚诞生不久,用光明之力写字这样细致的魔法别西卜运用得还不是很熟练,随着他的记录越来越多,之前在一二重天记载的字有些已经开始消散了。

    贝利尔见状,拍着身下的云床缓缓凑到别西卜跟前,“呲啦”一声从他身上撕下来好大一片布料,而后用光明之力在上面戳出一个小洞:“别西卜,这样做记录,字就不会消失了。”

    声音软软地说完,他乖巧地把手中的布料递给别西卜。

    别西卜:……确实不会消失,但是我感觉下半身凉飕飕的。

    上帝在创造他们这些天使时,并没有对他们的衣着做太多修饰,包括七位炽天使在内,都只是简单给他们罩了一件柔软飘逸的白色长袍。

    贝利尔这一下,立刻把别西卜的长袍变成了中长款,还是前短后长那种。

    别西卜见状,干脆把身后长出来的那块布料也撕了下来,然后用光明之力幻化出一条细细的光带,系在了腰上。

    用光明之力在布料上写了几个字,被光明之力灼烧过的地方果然留下了清晰的痕迹,别西卜满意地点了点头,对贝利尔道谢,“确实挺好用。”

    贝利尔骄傲地翘起小鼻子,好歹他也活过那么多年,还从人类那学了不少黑科技,要不是不敢拔别西卜的毛,他还能给他造出羽毛笔来呢。

    上帝曾令力天使长阿撒兹勒在金星天设立天使的禁闭所,七位天使长在这一天勘测完毕后,发现这些漂浮在金星天上的岛屿,每一座都完全可以作为一处天然的禁闭所来使用。

    至于哪些浮岛会用于建立禁闭所,哪些浮岛另作他用,还需待他们巡视诸天后,从长计议。

    懒洋洋趴在云床上,贝利尔望着这一天美轮美奂,各有千秋的浮岛,再看看一脸认真讨论这件事的同僚们,忍不住插嘴道:“在这些浮岛上关禁闭,你们确定那些天使是来这里受惩罚的,而不是来度假的吗?”

    刚刚敲定这件事的六位天使长闻言,顿时沉默了,因为贝利尔说的,好像确实很有道理。

    见大家似乎有所动摇,一直记录文书的别西卜把被风吹乱的蓝色长发顺到耳后,若有所思地道:“神说过,要在这里设立禁闭所,监督心性不坚的天使。这里的‘心性不坚’,指的是什么?”

    萨麦尔闻言,忽然道:“既然第五天会设有天使监狱,就说明来金星天关禁闭的天使,所犯的一定不是大错。”

    不然神实在没必要特意让他们设立两种职能完全相同的惩罚机构。

    “确实如此。”贝利尔也点了点头。

    虽然他对上帝了解不多,但他并不觉得那位至高神会做什么多余的事。

    众位天使长也认可萨麦尔的说法。

    于是在浮岛上建立禁闭所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巡视完金星天,天使长们很快又动身飞往天堂的第四重天——日星天。

    日星天是主天使长别西卜所管辖的世界。

    与金星天不同,这里是一片由厚重云层构成的广袤平原。

    平原北方,巨大的几乎贯穿整个日星天的生命之树遮天蔽日。它肆无忌惮地恣意伸展着枝丫,把浓郁的生命之力播撒在这一天的每一个角落。

    诞生于日星天的主天使,数量果然比第三天的力天使还要少,力量却比力天使强大许多。

    令主天使去统计这一天的天使数量,别西卜想了想,目前目测过的天使数量,已经远超他一开始的预估,未来如果真要他处理全天国的天使工作,那估计会是十分庞大的工作量。

    他看着手里写满字迹的布料,待统计完各天天使的数量之后,天堂的基本政务就要开始运作了,届时诸天需要沟通交接的东西肯定数不胜数,需要文字记录的文书也一定会非常多。

    所以,“我需要一个庞大的办公场所,来管理所有天使的工作。还有存放文书的地方,也要事先规划出来。”

    他如此说道。

    加百列闻言,顿时有些跃跃欲试:“那要不要建一座和光明圣殿一样的宫殿?”

    “与圣殿一样的肯定不行,但类似的倒是可以考虑。”路西菲尔沉吟道。

    “可以。”别西卜点了点头。

    加百列想了想,“我们未来都要在各自的领地管理各级天使的政务,不如每个人都建一座宫殿?”

    其他天使长闻言,都有些心动。

    路西菲尔见状,最终拍板道:“那就这样决定,每位天使长都可在自己的领地选址一处建造宫殿,地点和设计图都由自己决定,确定之后交由别西卜分配各级天使去建造。还有天使们的住所,以及其他诸天必须要造的建筑,统计完成后也都报给别西卜。”

    贝利尔忽然举手起立,“建宫殿和住所都需要材料,到时候去哪里找材料?”

    关于这点,别西卜倒是已经想好了,“待我们巡视完天堂,大家可以派手下的天使去勘测诸天都盛产什么样的资源,统计好之后也都报给我。”

    贝利尔“哦”了一声,蔫蔫地坐回云床,又掰着手指开始算——

    截止到目前为止,他已知的工作已经有:统计权天使数量,勘测水星天资源,自己选址、设计宫殿图纸,还得把材料都想好,然后全部整理出来,交给别西卜。

    听起来虽然简单,但光是权天使的数量起码就有几千万好吗=皿=!!!

    还有天堂还没有纸呢,到时候该怎么记录?!

    说好的天堂没有痛苦没有烦恼不用干活只有享受和快乐呢???

    他怎么觉得自己完全是就来开荒的呢?

    贝利尔:我一定是穿了个假天堂_(:3」∠)_。

    或许是因为这世界本就自混沌中诞生,贝利尔化猫所用的力量也源自混沌,对于这充斥在天堂中的诸多元素,贝利尔在猫形时对它们的掌控竟比使用天使身躯时更加得心应手。

    当然,目前这一丝混沌之力还太过稀少,远不能与炽天使本身的力量相媲美。

    招来风元素裹在身上带着自己向水晶天飘去,水金日火四重天很快被贝利尔远远抛在身后。

    经过路西菲尔所管辖的木星天时,透过重重泛着淡淡金光的云层,贝利尔能清楚地看到路西菲尔正与自己的副官拜蒙说着什么,想来应该是拜蒙的送墨水之旅刚刚到达路西菲尔这里。

    爪子不知不觉在路过的云层中抓了一把,留下一个梅花状的印记,贝利尔正要继续前行时,忽然被一股锐利的视线拖住了脚步。

    他疑惑地回过头,只看到急速后退的淡金色云海在身下变幻翻滚。

    琥珀色的猫眼眨了眨,想到自己这种状态除了上帝应该没人能察觉到,贝利尔当即把那一闪而过的错觉甩在脑后。

    小小的身子“噗”地穿过云层,当柔软的爪子终于踏上那由浩瀚光明之力凝结而成的金色云海时,望着矗立在云海中央那座庞大而又璀璨的光明圣殿,贝利尔知道,水晶天到了。

    水晶天是上帝的居所,无处不在的光明威压令炽天使阶级以下的所有生灵都无法踏足这里,但即使是身为炽天使的贝利尔,在当初随上帝一同到达这里时,也还是感受到了令他极不舒服的山岳般的光明威压。

    但现在,或许是构成这身体的混沌之力的缘故,此时再踩在这里时,他竟再未感到一丝压迫和不适。

    这不禁令贝利尔对混沌之力有了一丝新的认知。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思考这些的好时候,贝利尔可还没忘记这里是上帝的地盘,他也相信,从他踏上水晶天的那一刻,甚至在那之前,上帝就一定早已察觉到了他的到来。

    下意识舔了舔爪子,贝利尔这才踱着猫步,向光明圣殿走去。

    高高的看不到穹顶的纯白色圣殿大门前,灰色的小猫仿佛一抹不小心落入雪白画卷的微尘,渺小却又醒目得令人无法忽视。

    在那大门前绕了好几圈,还不见里面有任何动静,贝利尔终于忍不住上前用爪子推了推大门。

    沉重的圣殿大门纹丝不动,这让贝利尔有点不高兴。

    又在门前绕了几圈,贝利尔这才忽然想起上帝在造物完毕进入圣殿之前,好像说过,每三万多年才让他们过来汇报一次工作,顿时瞪圆了眼睛——

    难道上帝真的打算三万多年才开一次门?到时候利维坦没准已经把整个大海都啃个对穿了,他怎么可能真的等那么久?!

    想到还在混沌界等自己去拯救的利维坦,贝利尔顿时充满了勇气,轻轻哼了一声后,整只猫都扑在了圣殿大门上,一边拍门一边细声细气地叫道:

    “上帝上帝,你开门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造混沌龙,你有本事开门啊!开门啊,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上帝上帝你……”

    “吱呀——”

    原本纹丝不动的圣殿大门,在那延绵不绝的穿耳魔音中,终于缓缓移开一丝缝隙。

    贝利尔:……

    我说我从没想到真的能成功你们信不信……!

    囧囧有神地用小爪子捂住嘴,虽然贝利尔刚才叫得很开心,但是当上帝真的开了门的时候,他反倒有点怂了——

    门后那可是上帝诶_(:3」∠)_。

    不过为了利维坦小可怜,他他他,他还是上吧!

    努力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贝利尔用小爪子拍了拍胸口,这才一脸镇定地踩着猫步,顺着圣殿大门中间那一丝缝隙钻了进去。

    作为上帝的居所,光明圣殿中自然充斥着无上的光明之力。

    不过与圣殿外那美轮美奂的造型相比,殿内就有些过分简单了,目之所及之处,只有十几根金色的柱子、一张王座和一条通向王座的长廊——或许是上帝还没来得及搞装修,毕竟估计连上帝也没想到,会有谁胆大包天到在这时候跑来他这里挠门。

    心底如此想着,贝利尔一屁股坐在圣殿中央金色的地砖上,眯眼望着高高坐在金色王座中正微微垂头看着自己的上帝,细声细气地叫了声“上帝”。

    身为全知全能的上帝,自然不可能看不出这小东西的本体是谁,在看到那灰扑扑的毛色时,本就因沉眠被吵醒而不悦的上帝,心情不禁更加恶劣的几分,一个眼神过去,贝利尔身上灰扑扑的毛就变成了雪白。

    险些被这白毛闪瞎眼的贝利尔:……

    算了,上帝都没直接把它扔出去,改变毛色这种小事他也暂时不要计较了= =。

    不过他还是想说一句,上帝真的好任性,哼!

    见毛色改变后,上帝周身的威压似乎都淡了几分,想到自己的来意,贝利尔又细细叫了上帝一声。

    “什么事?”被他那软软的声音喊得有些不耐,以手支颐于王座的上帝淡淡问道。

    贝利尔这才道明自己的来意,“上帝,你可还记得被你抛弃在混沌界大海中的混沌龙利维坦?”

    利维坦是上帝的第一个造物,外形还如此令人印象深刻,上帝自然不可能不记得它。

    但利维坦和贝利尔又有什么关系?

    纯金的瞳孔静静凝睇台阶下的小猫,神示意贝利尔继续。

    贝利尔这才激动地把利维坦独自一龙生活在深海中,没人陪没人说话没有吃的没有自由还心心念念着上帝,甚至连上帝所造的鱼都不忍心吃的悲惨现状声情并茂地叙述给上帝。

    一时间闻着伤心,见者流泪,连冷心冷情的上帝听后,都不禁对自己的第一个造物生出了淡淡的愧疚。

    上帝其实也没想到,被他放养在深海中的利维坦过得竟是这种日子。

    身为他的第一个造物,利维坦所拥有的力量足以令它纵横三界,除神以外,利维坦根本不必惧怕任何生灵。

    无比强大的力量和无坚不摧的身体,这是上帝对利维坦的补偿,就连他所创造的海洋生物以及海族,初衷也只是为了让他们陪伴利维坦,或者做为利维坦充饥的食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