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6.巨星归来(八-九)
    全文订阅比例不够, 此为防盗章

    人们耗尽一生追求的金钱、事业、地位, 他生来就唾手可得,不费吹灰之力。

    即使在同一阶层的人生赢家中, 他也能脱颖而出,踩在陆世同等人的肩膀上, 接受那些人既渴慕又艳羡的注视。

    他是那么成功。

    世界上,几乎没有他求而不得的人和物。

    安纯是个意外,她激起了他的征服欲, 比起其他猎物, 她需要多一点的耐心和守候,但早晚也是他的, 对此, 他胸有成竹。

    人生酸甜苦辣, 对他来说,‘苦’那一味,太少太少。

    以至于,他已经忘记了心痛的滋味。

    突然有一天,那个曾经姿态卑微地赖在他身边的女人,那个被他轻视、厌恶的女人……拒绝了他。

    她拿着他的西服外套, 可怜兮兮地站在他面前, 满脸讨好, 祈求地望着他。

    ——却是为了另一个男人。

    她说, 放我一条生路。

    她的人在发抖, 语气脆弱不堪, 依旧那么卑微。

    他忽然觉得茫然,觉得失落,就像正在失去曾以为牢牢攥在掌心的东西。

    而当她低下头,眼角流下一滴泪的瞬间,他胸口一阵钻心的疼,愤怒的火焰燃尽了他所剩无几的理智。

    外套掉在地上。

    江离不顾她的阻止,按住她乱挥的手,高大的身躯压近,将她抵在门上,狠狠吻住,另一只手往下,不耐烦地撕开她的裙子。

    “放、放手……”

    “江总,别这么对我……”

    “求求你……”

    “……算了。”

    她终于放弃了。

    神经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他记不清怎么脱掉的衣服,又是怎么从门边、地毯上,一路扭打到了床上。

    只记得,她目光苍凉,转过头,不再看他,轻轻吐出一口气,说:“算了。”

    那样悲哀,那样绝望。

    后半生,只怕这画面会纠缠他到死。

    他心里很疼。

    身体的宣泄丝毫无法带来灵魂的慰藉,最后喘着粗气倒在她身上时,他没有释放欲望后的满足感,只觉得空虚,心里闷闷的疼,像是下着一场永远不会停止的雨。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安静得只剩他的心跳声。

    江离坐起来,习惯性地拉开床头柜的抽屉,看见里面放的一盒香烟,手已经伸了过去,忽然停在半空。

    这是他抽的香烟牌子,不是陆世同的。

    心里瞬间舒坦了不少。

    江离抽出一支烟,用打火机点上,余光扫过抽屉里的东西,愣了愣。

    一把刀,一封信,一张废纸。

    纸上用红笔写满了‘脏’字,触目惊心。

    信的开头,写着‘李姐’。

    字迹难看又稚气,像个中学学生的杰作。

    阿嫣是个弃儿,小时候跟着个捡垃圾维持生计的老奶奶生活,老奶奶过世后,就一个人在社会上闯荡,学历低,没什么文化,字当然写的丑。

    他笑了笑,视线移到下一行字,笑容凝住。

    信很短,总共也就那么几行字。

    李姐,

    对不起,活着太累,我不想再这么下去。

    他说的对,网上的人也说的对,我这样的人,活该去死,太脏了。

    姐,人就是这样,清清白白的来世上走一遭,到最后什么也带不走,徒留一身脏。

    我的东西不多,全留给你,你要就拿去,不要捐了。

    苏嫣

    这是一封遗书。

    “你干什么?快烧到手指了。”

    身后传来声音,慵懒而妩媚,仿佛饱食后餍足的猫。

    江离回过头,双目发红。

    阿嫣一怔,抢过他手里的烟,在纸篓边上磕了磕,抬头看见打开的抽屉,心中了然,笑笑说:“以前写的,整理时候忘记扔,那时候真是幼稚。”

    江离开口,嗓音嘶哑:“……苏嫣。”

    阿嫣见他情绪波动激烈,拍拍他的肩膀,算作安慰:“你别当真,活着这么好,我怎么舍得死?”

    他只是沉默地盯着她。

    既然他不抽烟了,阿嫣把烟头摁灭丢掉,扭了扭脖子,舒展下双臂,然后扑到他身上,勾住他的颈项:“江总,休息好了吗?快点,趁热打铁,我们再来一发。”

    她的眼里住着漫天星辰,亮晶晶的。

    想到再努力点,一鼓作气,就能完成这个世界的任务,阿嫣心情激动,双颊粉扑扑的,不知是因为方才的欢爱,或是心头止不住的兴奋。

    然而,江离目光暗淡,拉开她的手,哑声说:“苏嫣,别这样。”

    阿嫣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别这样。”

    他又重复一遍,语气挫败,拉起被子盖住她的身体。

    阿嫣急了:“我就要这样!来嘛,你给点面子,就只要再一次——”

    江离伸出手,把她按在怀里,轻轻抚摸她的长发:“那次说的话……我收回,没人觉得你脏,别这么对你自己。”

    阿嫣起先觉得他莫名其妙,后来一想不对,他莫不是以为自己受不了霸王硬上弓的刺激,干脆自暴自弃了,才对他大献殷勤?

    未免想太多。

    眼看成功就在眼前,她越来越不耐烦,又开始挣扎:“江总,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扭了一会儿,挣不开他的怀抱,便体贴地建议:“你是不是累了?休息会儿继续也可以——”

    他的脸色越发苍白,徒劳地开口:“我不是有心……”

    尾音散去,面对长发散乱、满身青青紫紫的阿嫣,说出口的辩驳如此无力,他抬手遮住隐隐作痛的眼睛,沉默半刻,低声道:“你叫我放过你,他就那么好?”

    阿嫣愈加烦躁,这几天拍戏已经很累,满心雀跃以为回家就能泡澡美容,计划中的浪漫夜晚,却被江离彻底破坏了,再加上和他上演一场激烈的霸王硬上弓的活春宫,更是身心疲乏,耐心早耗光了。

    她本就不是好性子的人,脾气之坏族内尽知,乃至母亲不顾舅舅的百般阻挠,硬是把她送去西天大和尚座下,念了整整七百年的枯燥经文。

    后来,她年纪渐长,待人处事温和许多,却不是因为念佛念多了,改过自新,而是倾心于驻颜修容术,没时间同无关紧要的人计较。

    再后来,一人独居禁殿,想发脾气,周围也没人了。

    一千年,一万年,终日与最爱的脸容作伴,自然天天快乐,更没什么好抱怨的。

    此刻,江离就在挑战她忍耐的极限。

    阿嫣决定作一次最后的努力:“江总,我不管你有心还是无意,那都不重要,你怎么就不开窍呢?春宵苦短,别浪费时间了,想那么多有的没的,累不累?你快振作起来,有花堪折直须折,有人能睡就快睡——”

    “够了。”

    声线紧绷。

    阿嫣:“什么?”

    江离突然推开她,翻身下床,将脱下的衣服一件件穿回去。

    阿嫣靠在床头,冷眼瞧着他的动作,拿捏住了他的心思,也不觉得着急,看他脸色越来越阴沉,越来越冷淡,不由嗤笑了声。

    男人就是矫情。

    从前对他千依百顺的,他不把你当回事,现在稍微摆出点架子,他反倒上心了。

    这样也好,总有犯贱的男人,才会有爱玩把戏的女人。

    江离抬头,面无表情地看过来。

    阿嫣说:“江总,这是第二睡,还有一睡。”

    江离大手放上她额头,掌心微凉,淡淡道:“发烧了吃药。”

    “我头上热,那是见着你心情澎湃,激动呢。”阿嫣脸颊红若桃花,柔弱无骨的双手捧住他的手,奉承了一句,语气转讽刺:“你手心出冷汗,该不是肾亏?”

    江离哼了声,抽开手。

    阿嫣泰然自若,直视他:“我要睡的人,那是一定会睡到的,你也别纠结了,这事儿你情我愿,你又不吃亏。”

    她咬字清晰,着重强调了‘你情我愿’四个字。

    窗帘拉上了,只留一盏昏黄的床头灯,洒下一小片余晖。

    厚重的沉默和暗淡的光线,将男人的背影勾勒成萧条寂寥的轮廓,冲淡了平时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压迫感。

    他在门口停下,头也不回:“苏嫣,我当你是个人。”

    深秋寒冷的夜晚,他的声音说不出的压抑。

    阿嫣跳下床,噔噔噔跑过去,用力把他往外面推:“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刚才禽兽的时候怎么不记得我也是个人了?你烦死了,快走快走!”

    江离捉住她乱动的手,高举头顶,另一只手扣住她的腰。

    阿嫣一秒变脸,又变得眉开眼笑,乖乖的问:“江总,你改主意了?我们回卧室呀,我帮你脱衣服。”

    江离恍若未闻,冷着脸问:“那时候,为什么抹黑安纯?”他停顿了下,沉下声:“给我一个正当理由,即使是借口。”

    阿嫣不耐烦:“这种陈年旧事——”

    “回答我!”

    话一出口,连江离都是一愣。

    他一向自诩理智,自控力极强,即使内心震怒,也能装出斯文有礼的外表,可今晚,在苏嫣面前,却一次又一次失控。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想,如果她再说一遍,说她知道错了,一时间鬼迷心窍,但当初的所作所为都是因为爱他……那他可以把胸口的疼痛当成心动,和她重新开始。

    作为恋人。

    阿嫣静下来,小声问:“如果我说因为爱情,你会留下来和我睡觉吗?”

    江离黑着脸摇头。

    阿嫣抿紧唇,柳眉倒竖,像一只发怒的猫,猛地挣脱他,拉开大门:“那你还是滚算了。”

    江离抵住门:“苏——”

    “干坏事为什么非得有正当理由?”阿嫣烦躁地打断他:“因为我就想那么干,不行吗?”

    她再也不想跟他啰嗦,重重地甩上门。

    回到房里,阿嫣拿起梳妆台上的镜子,看着镜中自己盛怒的容颜,看着看着,忽然噗嗤笑了出来,愉悦的调侃:“你瞧你,作天作地的都这么好看,叫我怎能不爱你?”说着,嘟起嘴就要亲镜子。

    被遗忘的老古董忙咳嗽起来:“咳,非礼莫亲,非礼莫亲!”

    阿嫣扫兴,放下了镜子。

    老古董:“线索男主跑了?”

    阿嫣:“跑就跑了。现在想想,太快完成任务也不好,我还没实现我的梦想。”

    老古董:“你的梦想?”

    阿嫣:“对,大家称赞我美颜盛世的梦想。”

    老古董:……

    缓了好一会才平复下来,老古董又问:“抽屉里的遗书和刀,是你故意放在那里的?”

    阿嫣吃惊:“怎会?上次收拾没留心罢了。”

    老古董将信将疑:“宿主刚才的作为,我还以为是故意引导江离对你倾心……”

    “我要他的心有何用?又不是唐僧肉,吃了能让我貌美如花永葆青春吗?”阿嫣更加莫名其妙:“说起这个,我才后悔呢,就该趁早扔了那些东西,省的今天坏我好事。唉,本来我还有七成把握骗他留下和我睡觉,谁料他一看见这东西,脸色都变了,估计今晚硬不起来,真是流年不利。”

    老古董:……

    “……姐,别再照镜子了,真没肿,而且早不发红了。”

    小美无奈地劝了几句,见对方根本不听,只能去拉梳妆镜前的女人:“姐,真的真的真的!完全看不出来了,我对天发誓,一点儿也看不出来。”

    阿嫣脸色苍白,神情憔悴:“我……我看起来怎么样?”

    小美闭着眼睛大声道:“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美颜盛世!”

    阿嫣叹了口气,扶着沙发坐了下来,眉眼暗淡:“这一生,我自认无愧于天,无愧于人,最对不起的,也就我这一副皮相,可惜……”

    小美没空听老板的自怨自艾,掏出手机,将刚才的一段视频发送给李姐,一边兴奋的问:“姐,你也太神了,你怎么知道童晓薇会使坏?”

    “嗅觉。”

    小美一怔,抬头:“啥?”

    阿嫣低着头,一只手捂着脸:“身边有人对我心怀敌意,我能闻出来。”

    小美笑了:“你唬我的,我才不信呢,又不是狗鼻子。”

    阿嫣摇了摇头,不想多言。

    “唉……”小美痛快过了,开始头疼:“这次我们网上舆论战未必会输,至少不会出现一边倒声讨你的情况,可是陆总如果不出面,童晓薇公司那边……只怕没那么好应付。姐,不如你探探陆总的口风?姐?”

    她转过头,对着沉默的阿嫣挥了挥手:“你听到我说话没有?”

    阿嫣站了起来:“陪我去跟赵导请假,然后替我订飞机票,我明天回家一趟,过两天回来。”

    小美:“那童晓薇的事情——”

    “陆总约我吃饭。”阿嫣回头,见小美呆呆的样子,不由发笑:“发什么呆?走了。”

    *

    童晓薇和苏嫣的打人事件持续发酵。

    最初童晓薇方面放出消息,苏嫣片场耍大牌,把童晓薇打到进医院,随后各大营销号和娱乐博主跟进,苏嫣的黑料第n次刷遍网络,大批急性子的网友对她口诛笔伐。

    紧接着苏嫣的经纪人态度强硬,表示是童晓薇挑衅在先,而且她是自己滑倒,不幸撞到墙上。

    眼看又要变成罗生门,某个娱乐大v突然放出一段现场视频。

    于是,真相水落石出。

    *

    江离放下刀叉,拿起餐巾擦拭嘴角,一抬头,正对上安纯探究的眼神。他微感茫然,试图回忆对方说的话,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

    刚才……

    刚才,他在想,一个多月了,苏嫣没打电话,没发信息,朋友圈和微博都没更新。

    他总觉得苏嫣居心不良,骗他杯里下了药,骗他上/床,背后肯定有更卑鄙的计谋,不会就这么算了,但一转眼四十多天过去了,苏嫣真的一次都没联系过他,即使身陷打人风波,也没向他求助。

    想起那疯疯癫癫的女人,除了无处宣泄的烦闷、愤怒以外,心口总会升起一股无名的燥火,记忆深处香艳的画面挥之不去,而她离开前,带着些许揶揄、些许讽刺的话,则是他深夜辗转难眠的根源。

    从来没什么催/情药。

    他对她,是一个男人对女人本能的索求和渴望。

    “抱歉,下午见一个客户,合同条款有点问题,我走神了。”江离眼含歉意,温声询问:“你说了什么?”

    安纯抛开心头淡淡的失落,打起精神:“我早上去医院看晓薇,她伤的很重,我看了心里真难受。这事……不能全怪苏嫣,晓薇说话是难听了点,可她都这样了,苏嫣间接造成这个后果,难道不应该站出来认错吗?脸是一个女演员的命,如果毁了,晓薇的演艺生涯也结束了。”

    江离记起那个网上流传的视频,黑眸中笑意一瞬即逝,脸上风平浪静:“童晓薇公司那边怎么说?”

    安纯叹息:“当然气不过,和天鸿交涉了几次,全都不了了之,晓薇的经纪人都快气疯了。”

    她停顿一会儿,用眼角余光偷偷打量他,小心翼翼的说:“陆总有心护着苏嫣,陆家背景深,一般人……谁也不敢得罪他。”

    江离许久没说话。

    安纯惴惴不安,又有点期待。

    侍者撤下盘子和餐具,倒上热茶。

    江离抿了一口,语气疏淡:“苏嫣脾气不好。”

    安纯心里咯噔一下,又冷又疼。

    就这样?

    换作从前,江离绝不是这个置身事外的态度,短短一句话敷衍了事。

    安纯觉得委屈,又觉得后悔。

    这些天来,眼前这男人总是若即若离,就算陪在身边,也会频频走神,虽然他每一次都能找到天/衣无缝的借口,可身为心思敏感的女人,她怎会一无所觉?

    难道他表白后,她迟迟不答应,拖了这么久,他已经失去等待的耐心?

    安纯心里一惊,想也不想,伸手握住他:“江离,你……你心里是不是有事?”

    江离不动声色,笑了笑,抽出手:“没有。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

    陆世同选了个安静的地方,进餐时没提童晓薇,随意聊了点时事新闻,吃完了主动送阿嫣回家,车开到阿嫣住的小区大门,他叫司机停下来,拿起挂着的大衣,说:“我陪你到楼下。”

    天气转凉了。

    陆世同今晚穿的很随便,就套了件海军蓝的毛衣,他也不怕冷,抖开长风衣,披到阿嫣肩膀上。

    阿嫣喝了点酒,玉白的脸浮着一层浅浅的粉,透过昏黄的灯光和朦胧的星月,那颜色映在陆世同眼底,美艳迷离,宛若一场易碎的梦境。

    他即时收回目光:“下手不轻啊。”

    阿嫣知道他指的是童晓薇,不咸不淡的答:“我觉得太轻了。”

    陆世同低哼:“烂摊子丢给我收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