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前女友黑化日常》正文 274.绯闻前女友(18)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不过杨露这个小女神名头, 明显是有水分, 玩家是看在傅熙大神的份上, 容忍了这个笨手笨脚老是给团队惹祸闯事的麻烦精。

    杨露焦头烂额躲避追杀,世界上有一条消息令她懵掉了。

    傅熙以真名公开了自己的情感经历。

    我谨以此一生,挚爱琳琅。

    他说自己有一个谈婚论嫁的女朋友, 两人兜兜转转, 好不容易才在一起。他深爱着对方, 绝没有一丝一毫想要玩外遇的心思。他更没想到杨露是想插足两人的感情,对此深恶痛绝。

    琳琅看到却笑了。

    素风传竹帛, 高价聘琳琅。

    这名字起得是挺有意思的。

    似乎也暗示这女主求而不得的下场呢。

    男主这是要正式的同女主决裂吗?

    有趣, 有趣。

    琳琅在屏幕的另一端看着娇小的红衣女孩抱头鼠窜的狼狈模样, 笑得乐不可支。

    真不好意思了,不管你是男是女还是人妖, 敢出手算计她的, 自己可从来都不会手软呢。至于善良么, 她摸摸自己的心脏,估计正是酣眠的时候呢。

    兴许是为了哄她回心转意, 傅熙花了一番力气,将那天晚上的凶手揪了出来——酒店的太子爷,郑思游,也是游戏里壕气冲天的大神, 杨露的头号追求者。

    每次傅熙在现实的世界里陪琳琅的时候, 待在游戏里的杨露就会显得郁郁寡欢, 做什么也提不起劲儿来。

    郑思游自然不舍得她如此黯然神伤,决定自己退出,成全她与傅熙!于是他想了一条十分歹毒的计划,想要毁了琳琅,毁了傅熙心目中的女神形象。像傅熙这种高冷洁癖的人,怎么能接受一个并不纯贞的女友呢?

    杨露也很配合,一副懵懂的样子将琳琅过来找傅熙的事说出来,还顺手砸坏了傅熙的手机,不让他收到琳琅的求救。

    只是他们两个谁都没想到,琳琅看似柔柔弱弱的,却是凶残人士,把他的人踢得终身残废,还失忆了,令傅熙对她的怜惜更上一层。

    于是——

    轮到琳琅反杀。

    她的手段可没有郑思游那么“单纯”,只会用侮辱女性的方式来毁灭一个人。计琳琅的心理防线要是足够强大,这件事完全有反击的余地,把郑思游扒下一层皮都是轻的。可越骄傲的人,就越不能容忍自己的污点,脆弱到不堪一击。

    琳琅嘛,她更喜欢玩“心理战”。

    上一次她跟好友君晚一起参加了千年排位赛,在一个吸血鬼背景的西方世界里限时存活。

    当时是怎么做的?

    她呀,胆子可肥了,先是乖乖伪装成温顺无害的人类美少女,将迷恋她的女伯爵给囚禁了,自己则是冒充顶替,引诱那些任务者前来杀她。

    其中有一对是情侣的身份。

    据说比赛结束之后,两人立刻翻脸成了仇人。

    而琳琅得到了一个新的头衔。

    血腥玛丽。

    美丽的,致命的。

    琳琅手指缠绕着花枝,血红的颜色折入她乌暗的瞳仁里,泛着幽幽的光。

    刚才她出去了一趟,回来屋里的细颈瓶换了新的主人。

    彼岸花,恶魔的温柔啊。

    谢家那小子是想向她表达什么呢?

    呵,你不说,我可不知道的呢。

    她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傅熙?我们见面吧。”

    对面寂静了三秒,男人激动的声音传过来。

    恢复记忆之后,琳琅从傅熙的那边搬出来,很顺利,因为男人根本不敢阻拦她。

    这是一个星期之后,琳琅提出了见面的意愿。

    傅熙提早了一个钟头到了指定的地点。僻静的废弃工厂,四周杂草丛生。前不久下了一场雨,冲洗了道路上鸟兽留下的印记,就显得更荒凉了。

    他没有问为什么她选择这样一个地方。

    也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他去哪里。

    一个小时后,琳琅撑着红伞来了。

    朦胧的云岚间,她略抬起伞,微微扬笑。

    梅红的唇艳得迷离了。

    在这空旷的山际,雾暗云深,她袅袅而行,犹如话本里那些绝色魅惑的艳鬼,在你情迷意乱之时,顷刻夺人性命。

    傅熙有些恍惚。

    这人是真实的吗?

    “等很久了?”

    “没有,才刚到而已。”

    他温和摇头,替她将伞收起来,然后贪婪而大胆注视她的脸。

    他想得她快要发狂了。

    “走吧,我有一样好东西要给你看呢。”她细腻的小手滑入他的掌心,像是上好玉瓷一样光润,却有些瘆人的冰凉。

    傅熙没有犹豫,立刻回握住她的手。

    琳琅冲他一笑。

    眼尾飞红,美得勾魂。

    她牵着人到了那废弃的工厂,走进了其中的一间房。

    里面布置得十分舒适,有一张棕红色的沙发,铺着细绒软毯,弥漫着一股清爽的香气。

    而傅熙第一眼看到的,却是沙发正对面的那张监控屏幕。

    一男一女蒙着眼被绑在凳子上,神情恐惧,让他一下子想到枯涸荒地里垂死挣扎的鱼。

    他怔住了。

    “啪——”

    琳琅开了一瓶葡萄酒。

    她只倒了一杯。

    琳琅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鲜红的酒液随着她的动作荡起美妙的弧度,细碎的银色泡沫像是飘落的雪,圣洁中透着一抹诡异的红。

    “呐,傅熙,你爱我吗?”

    她轻酌了一口,那唇红印在杯沿,格外的诱惑。

    “爱,很爱。”他毫不犹豫地说,“琳琅,我不能没有你。”

    “那,成为我的共犯吧。”

    琳琅笑吟吟将玻璃杯递到他眼前。

    傅熙看着杯中汹涌的血色,她的唇印有着令人迷失的香味。

    再前一步,却是深渊。

    疯了吗?

    傅熙垂下了清俊的眉眼。

    一饮而尽。

    他听到了她意味不明的笑声。

    暧昧的,缠绕着。

    她的长指从容插入男人的浓密黑发里,由他疯狂索取。

    极致亲吻缠绵。

    她的吻是甜的,心是黑的。

    这么快就有好戏了?

    琳琅听到声音,想探身去看屏幕。

    眼前突然漆黑一片。

    男人伸手掩住了她的眼睛。

    即便是她是主谋,他也不愿意让她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

    “现在结果出来了。”他平静地说,“后续的事情,我来。”

    女孩纤长的睫毛颤动着,缱绻般扫过傅熙掌心,给他一种柔弱的、纤细的、需要人呵护的美感。

    “阿熙?”

    琳琅像是不解问了一句。

    她略微扬着脸,姣薄的唇红得润了,微微咬着出一道印子,就算是银夜下以歌声惑人的海妖,也比不上这半分的风情。

    他就这样捂住她的眼,低下头,与她亲吻。

    “啊!救命——”

    “杨露你这个贱人!”

    凄厉的呼救在耳边响起。

    而男人闭上眼,温柔舔舐着他怀里的共犯。

    郑思游废了。

    这个在游戏里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大神,现实世界里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子哥,承受了三天三夜的屈辱,绝望到一度想要自杀。

    而杨露连夜跑路。

    火车驶过大山开凿下的暗长隧道,明灭的光照在她憔悴苍白的脸上,眼里布满了红血丝,像是刚刚从鬼窟里逃出来。车上有个好心人看她太瘦弱了,怪可怜的,好心给她打了一盒饭。

    杨露看着红色的爪子,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哇的一声直接吐到对面乘客的身上,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在乘客愤怒不已的骂声中,逃亡的女主两眼一黑,咕咚一声栽倒下去,不省人事。

    在剧情崩盘到无法挽救的时候,顶着罪魁祸首的名头,琳琅穿着一身舒适的居家服,半靠在傅熙的身上,慵懒翻阅从不同地方送订过来的婚纱插画。

    她跟男主要结婚了呢。

    就在放了郑思游跟杨露的那一天晚上,这男人不声不响的,在荒郊野外,一个废弃破旧还死过人的工厂里,用最简陋的方式向她求了婚。

    琳琅答应了。

    书页被女孩轻轻翻动着,傅熙斜着身子靠在橘红色的坐垫上,他的手搁在她的肩膀上,指尖从她那绸缎般的秀发穿过,一遍又一遍的,不知厌倦,像是玩着什么有趣的游戏一样。

    明澈的落地窗折射过午后的阳光,细碎的光影在风中摇摇晃晃,映在琳琅纤细雪白的足踝。

    旁边是一盆翡翠欲滴的绿萝,是他跟琳琅逛市场的时候相中的。两人当时刚好经过花市,琳琅看得那盆绿萝生得精致可爱,便停留了一下,却并不打算买回去。

    老板看这男俊女俏的一对儿,还得知他们即将结婚了,这下好了,他立马就说绿萝的花语是守望幸福,带回新家也算是增添一点儿情趣,为贺新婚,他还打了个八折。

    就冲着老板的祝福,傅熙二话不说就付钱了,打算搬过去装饰新居。

    琳琅就笑他,说他不像是一个成熟出色的商人,这么乖巧就被老板给套牢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