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七章 意外
    沐染霜知道,凌墨泽的耳朵出血绝对不只是单纯的出血这么简单,一定是哪里还有问题,她想到了一点,她轻轻凑到凌墨泽的耳边,用气息说了一句话,然后再看凌墨泽,发现凌墨泽没有丝毫反应。

    这个发现对沐染霜来说简直如同晴天霹雳,她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再次凑到凌墨泽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凌墨泽自己也知道了,他知道沐染霜不只是简单的在自己耳边说一句,而是在测试什么。

    凌墨泽抓住了沐染霜的手,像是在安慰她,又像是安慰自己,“没事,别多想。”

    “怎么可能没事?都这样了,你还告诉我你没事?”沐染霜心里慌得很,方才她测试了两次,可是她说的话,凌墨泽一次都没有听到,几乎已经是确定了这个事实。

    沐染霜虽然嘴中是在责备凌墨泽,可是心中却是在自责,她在怪她自己,若不是她一点儿用也没有用,凌墨泽也不至于为了保护自己付出这么多,甚至如今一只耳朵失聪了,他还来安慰自己。

    沐染霜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大家都受了蛊虫的影响,可是那些晕过去的侍卫都是好好的,却唯独凌墨泽的耳朵失聪了?

    豆女却似乎已经猜到了缘由,她已经从沐染霜的举动判断出了凌墨泽的情况,她小步走到沐染霜的身边,问她:“可是内力震伤的?”

    豆女这么一提,沐染霜这才想起,先前那蛊虫飞入了凌墨泽的耳中,凌墨泽为了赶走那蛊虫,便用足了内力将虫子震出来,虽然那虫子是震出来了,可是却也因此伤了听力。

    沐染霜摇了摇头,她和凌墨泽都没有想到,拜月虽然用了蛊虫,却没有伤害他们的意思,看样子,真的如他所说,他只是想留下自己成为那国教的教主。

    只是这样的行为本就是不合理的,即算他没有痛下毒手,可这一切始终因他而起,沐染霜做不到原谅他。

    沐染霜对豆女道:“想必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你可有好的法子?”

    不管今时今日失聪的人是谁,沐染霜都会拼尽全力去救,更何况如今失聪的人是凌墨泽,沐染霜自然是没有丝毫的犹豫。

    豆女面露难色,方才见了凌墨泽耳中出血,她便深知此事恐怕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她看向沐染霜,正准备开口劝她,可是一想到她在面对凌墨泽的事情上的反应,便生生将想说的话咽了下去,“我先去找点草药来敷伤口。”

    沐染霜一直盯着豆女瞧,如何没瞧见她方才那一番挣扎?可是即算是没有一丁点儿的可能,她也绝不能坐视不管,她必须呀做些什么,说不定,奇迹就真的发生了呢?

    沐染霜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针袋拿了出来,准备给凌墨泽进行针灸。凌墨泽眼看着沐染霜将针取出,便问她:“你这是要做什么?”

    “给你针灸。”关于凌墨泽失聪的这件事,沐染霜不愿意捅破这层窗户纸,她的心中,始终还是抗拒接受这个事实的。

    其实凌墨泽早就发现了,只是为了不让沐染霜为自己担心,他一直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却没想到,耳朵居然还出了血,终究还是因为他使用内力时没有控制力度。

    “不用了,拜月他们暂时没有追了,可是他决定要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只要我们还在南疆境内,他便要想办法将你留下,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赶紧将你送出南疆,只要你入了萧国境内,他便不敢再动你。”凌墨泽满心里想的,就是如何保住沐染霜。

    不需要问沐染霜,凌墨泽也知道沐染霜不愿意留在南疆,她曾经说过,要一生一世和自己在一起,哪怕是为着这句承诺,他也得保住沐染霜。

    沐染霜不答应,她将凌墨泽攀上来的手甩开,严肃的看着凌墨泽,一字一句地说:“坐好,我给你针灸。”

    “霜儿!”凌墨泽也很少看见沐染霜这样强硬的态度,他知道沐染霜是关心自己,可是如今他的耳朵并不是重中之重。

    “不完成我要做的事情,我一步也不会离开。”沐染霜态度坚决得很,大部分的侍卫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大家自然也不会同凌墨泽和沐染霜留在一处,便纷纷四散开来。

    豆女就近找到了草药,再加上她随身携带的小药盒内的一些药,一同敷在了凌墨泽的耳朵上。

    凌墨泽只能向沐染霜妥协,他只能暂时先依着沐染霜,希望她能尽快治好自己的耳朵,亦或者是趁早放弃。

    沐染霜先是给凌墨泽进行了针灸,等过了一阵时间,再去尝试,发现仍是徒劳,尔后沐染霜又尝试了许多方法,可是没有一样能行得通。

    等试完了最后一个办法,沐染霜已然山穷水尽,她知道,再多的办法,都是徒劳了,若是当时发现,及时救治,或许还能有一线希望,可是如今拖了这么长的时间,根本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沐染霜绝望的低下了头,等泪水落下来的时候,她用双手捂住了脸,痛哭了起来,虽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但是沐染霜的一颗心疼得就像是被人生生掏出。

    凌墨泽见沐染霜放弃了,当即伸出手去,将她搂入了怀中,轻声安慰道:“没事的,这不是还有另一侧的耳朵吗?大不了往后就用另外一个耳朵听好了,只要你平安无事,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无妨。”

    听了凌墨泽安慰的话,沐染霜愈发的想哭,她心中暗暗的想起了拜月,若不是拜月,他们两人也无需有这么多的坎坷。

    若不是因为拜月给自己下了哑毒,还威胁凌墨泽,他们两人也不必来到南疆,自然也就不会落入拜月的陷阱之中了,这一切的一切,拜月才是,沐染霜暗自在心底里发誓,若有一日拜月落到了她的手中,她绝不会轻易放过拜月!

    那些随从的侍卫虽然没有当面听见,可是隐隐约约也猜到了这其中的缘由,凌墨泽自然没放过这个细节,当即将侍卫们召集到一起,吩咐道:“本王耳朵失聪一事,在这开始,在这结束,若是除却了此时的人,还有多余的一人知道,本王,绝不会放过!”

    “是!”这些个侍卫都是誓死跟随凌墨泽的,即算是凌墨泽不这般叮嘱,他们也会守口如瓶。

    耳朵失聪对凌墨泽来说,无疑是软肋,对于想要对付凌墨泽的人来说,就等同于有了进攻的武器,这件事情,一旦传出去,对凌墨泽来说,就是裸的威胁。

    等沐染霜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然后给凌墨泽的耳朵上的药撤下,一行人便再次出发,出了南疆的境内,入了萧国的境内,却还是在境外,一群人没敢进城。

    路上为了不让人发现,凌墨泽和沐染霜让手底下的人分成了几拨四散开来,也是为了不让别人产生怀疑。

    可是眼看着马上就要进城了,沐染霜便看到进城的地方查得极为严格,队伍的进度缓慢,沐染霜便让豆女混入前边的队伍,上前去瞧瞧,看看到底是在检查什么,查得这般严格。

    等豆女回来的时候,入城的队伍仍然没有动弹,豆女瞧见了以后,便即刻跑了回来,将沐染霜和凌墨泽拉到了一旁,轻声说:“那些官员都被换下了,手中拿着的王爷和王妃的画像,正一个个查。”

    沐染霜听了,心中大叫“不好”,她看向凌墨泽,却发现凌墨泽也看着自己,看样子,两人是想到一起去了。

    沐染霜很快便做出了决定,她说:“这队咱们不能排了,但是也不能就这么走掉。”

    为了不让人怀疑,沐染霜拍了怕前边大哥的肩膀,问他:“大哥,这队怎的一动不动?”

    被沐染霜拍肩膀的大哥答道:“说是朝廷在查什么人,一个都不能放过,这不要查的人还挺多,一个个的查。”

    沐染霜听了,沉着脸,道:“那这不是天亮了还进不去!”

    “可不是吗?不少人大晚上的就宿在这儿,等城门一开再继续排!”这大哥也不是夸张,这一阵子,还真的有人这样做,毕竟这附近的客栈要价高,穷苦百姓住不起,便只能在城门外将就一晚,等进了城就有地方休息了。

    沐染霜听了,对豆女说:“既然如此,那咱们今日不等了,不如明日来早些。”

    豆女当即应下了沐染霜的话,稍稍将声音提高些,“那咱们便先走吧。”

    豆女这话也是在给那些分散开的侍卫们提醒,让他们想办法撤退。

    沐染霜带着凌墨泽和豆女离开了城门,等走出众人的目光,她当即带着两人拐进了小巷内,那画像虽然她不曾看见,但是既然要抓她,画像必定与本人差不到哪儿去,也不知道那大哥方才是否注意到了自己的容貌,不过想来,他今日是入不了城门了。

    好在这附近有客栈,沐染霜一行人找了个客栈住下,好在这客栈处在边境上,既不归属南疆,也不归属萧国,自由潇洒得很。

    等安顿下来以后,沐染霜便同凌墨泽商量接下来的对策,她说:“你伤势还未愈,不能动。”

    “你也不行。”凌墨泽见沐染霜先入为主,也不服输,当即出声阻止沐染霜的计划。
为您推荐